广告联系QQ: 103464163 股票配资门户交流群: 417305776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配资门户 网站首页 金融资讯 线上线下 查看内容

配资门户:吴秀波《军师联盟》收益法院不予认可 或波及当代东方业绩对赌失败

2018-10-10 20: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 评论: 0

摘要: 2018年9月27日,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报道,诉讼缠身的《军师联盟》因为数份“没有签署日期也没有签名”、私刻公章的投资收益转让协议,让《军师联盟》10亿收益分配深陷罗生门。
清流 |吴秀波《军师联盟》收益法院不予认可 或波及当代东方业绩对赌失败

  配资门户小编了解到,经历了长达近一年的诉讼,关涉吴秀波控股公司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不二公司”)利益的诉讼案件终有落锤,法院认定几份关于不二公司在《军师联盟》上投资收益的协议无效。 

  近期,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从核心信源处获悉《军师联盟》联合投资合同纠纷诉讼裁判文书显示,法院认可投资方江苏华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华利”)获得《军师联盟》在江苏广播电视台集团的发行收入的50%的主张,同时对涉及到江苏华利等投资方与不二公司的投资收益权利转让的数份投资协议补充协议,判定“不合常理”,不予支持。

  这意味着《军师联盟》这部2017年的国产大剧的10亿元的投资收益分配发生变化,这部剧目前公开的几大出品方投资收益将被重新划定,其中对外宣称的主要出品方——吴秀波的不二公司,收益或锐减。

  集总制片、总监制、男主演等角色于一身的吴秀波是这部剧的担纲之人,这部剧上映前,“333”天的拍摄周期,以及大明星对质量上精雕细琢一度是这部剧的最大卖点之一。然而忙于戏里戏外演员沟通、人物润色的吴秀波,当依靠“刷脸”极力缓和因拍摄拖延造成的与投资方之间的紧张关系时,商业利益和文化情怀之间的撕扯为此后的诉讼暗中埋下伏笔。

  据网易清流工作室了解,原定预定150天的拍摄周期无限延长,由于时间带来的演员成本也大幅上涨,投资方资金也一路追加,从最初的1.5亿,变成最后的6个多亿。

  配资门户小编了解到,然而,吴秀波没能像《军师联盟》里的司马懿一样施展出“四两拨千斤”的谋略。2017年10月始,军师联盟危机爆发,江苏华利和不二公司及另一大投资方彼此发起多份诉讼。

  配资门户小编了解到,2018年9月27日,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报道,诉讼缠身的《军师联盟》因为数份“没有签署日期也没有签名”、私刻公章的投资收益转让协议,让《军师联盟》10亿收益分配深陷罗生门。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起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纷案件一时传的沸沸扬扬,事实未明的情况下,支持者和嘲讽者皆有。支持者称军师联盟为吴秀波良心制造的大剧,为投资方所陷害;嘲讽者奚落明星人设崩塌。

  不二公司当天通过新浪娱乐发布情况说明。新浪娱乐在转发说明的《吴秀波公司回应商业纠纷:法人代表伙同投资方诈骗》文章中称,不二对账目核实后,分别于2017年10月17日和2018年2月7日向公安机关就不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涉嫌职务侵占,伙同江苏华利的实际控制人及华利、霍尔果斯华丽涉嫌实施合同诈骗提起刑事报案,目前处于刑事侦查阶段。

  不过颇为矛盾的是,不二公司律师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说的却与上述对外“法定代表人伙同投资人诈骗”表述不一致,该律师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因为证据不足未立案”。

  如今,上述真假难辨的争议终有法律意义上的红戳。事实上网易清流工作室同时独家发现牵涉该纠纷案中的盟将威公司为上市公司当代东方(000673.SZ)收购而来的子公司且事发时间在其业绩对赌阶段。案件纠纷或致其因业绩回吐而导致业绩对赌无法完成。 

  吴秀波不二公司收益不保

  2018年6月11日,在江苏扬州邗江人民法院开庭的江苏华利诉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盟将威”)案件中,不二公司作为第三人出席。 

  上述裁判文书即为这次诉讼的判决。判决书中披露的《军师联盟》投资事实是:不二公司最初为《军师联盟》的承制方,江苏华利为这部剧的原始投资方兼剧本发起方,其和盟将威,联合投资1.1亿元,各占50%投资份额,后追至2.2亿元,投资比例不变。

  为什么这起事关江苏华利和盟将威的案件,不二公司要出席?因为案件涉及到3份关键协议,这些协议的最终收益方都是不二公司,也是所有诉讼争端的最为关键一环。

  这些协议主要是指在最初签联合投资协议之后签署的补充协议二、补充协议三和备忘录(统称“2016年协议”)。

  根据文书上记载的上述协议内容,大致为:2016年2月13日正式开机后,随着电视剧成本预算加大,投资追加等相关原因,江苏华利将其中45%的投资收益权转让给不二公司,保留5%的剧本折抵投资收益权;盟将威公司将其所有的50%投资份额转让予不二公司,仅保留卫视播放收入。

  但奇怪的是,上述协议仅仅是当事人盖章,并无具体的签署日期,也没有各方签字。这些协议签约时间,根据不二公司在法庭上所称主要集中在2016年5月份前后。

  另外,法庭上做实了上述协议中使用的江苏华利的合同专用章为不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坚私刻所致,与江苏华利此前使用的几份合同章并不一致。

  而张坚此前曾在江苏华利担任副总经理,并曾代表华利与不二公司签订协议的角色,再加上张坚在询问笔录中称该章为江苏华利实际控制人所指使,不二公司因此指控张坚能代表华利履行2016年协议。

  对此,法院作出判决称,上述协议江苏华利使用的合同专用章为张坚私刻,但无充分证据证明其私刻印章的行为是受江苏华利实际控制人指使或者华利曾使用过该枚章;另外,上述协议签署并无华利实际控制人签字以及签署日期,张坚不具有外表授权,盟将威和不二公司对其行为不能形成合理信赖。

  判决书也指出,协议内容本身没有顾及到转让方江苏华利的利益,既无约定具体投资收益的转让价款,也无约定溢价,也无明确付款期限,仅保留5%的投资份额,明显不合常理。

  法院据此作出判决称,上述协议对江苏华利不产生约束力。

  但问题是,上述补充协议对江苏华利不产生约束力,意味着不二公司据此享有的江苏华利方面45%的投资收益权将失去法律依据。那么,不二公司后续为融资引来的投资方利益如何保障?

  据网易清流工作室获悉的多份材料显示,不二公司为拉来投资,引来多个投资人,其中包括DMG印纪传媒,以及合一信息、东阳华星、范冰冰的爱美神等。 

  在军师联盟的第二部播映的片头片尾中,也出现上述多个出品方。这也就意味着,围绕军师联盟的投资方阵早已发生变化,后续众多投资方的利益该如何主张?

  而围绕《军师联盟》投资收益并不是小数目。网易清流工作室根据获悉资料初步统计,该部剧的发行收入高达近10亿元,主要收入来自网络发行款,其中优酷独播的网络发行收入在6.7亿元左右,江苏卫视的销售合同收入2.008亿元,安徽广播电视台的发行收入在6300万元左右。该剧同时还延伸出来数千万广告收入和游戏开发收入。

  对与后续收入分配,法院并未给予明确指示。不过判决书称,在整个诉讼中,盟将威及不二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江苏华利明知案涉电视剧存在其他投资方,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被告双方对投资比例及收益分配的约定仅限于合同当事人,如其他投资方真实存在,其可以依据与合同相对方的约定另行主张权利。

  这意味着上述出现的多个投资人自身的投资收益应向不二公司进行主张。网易清流工作室此前曾向不二公司辩护律师王力博咨询江苏华利胜诉一事对不二的影响,王律师称“现在没看到判决,不好评说。但我们坚信自己的主张、坚持我们的主张。”

  而网易清流工作室此前获悉,后期进行财务投资的印纪传媒投资2亿元到《军师联盟》,但因为是财务投资,而非收益权投资,因此印纪传媒并不是按照投资比获取收益,而是按照固定回报收取。

  “现在诉讼结果对于印纪传媒没有影响”,印纪传媒上述内部高管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

  当代东方年报业绩面临更错

  不二公司除了收益不保,或将面临后续诉讼,而另一大投资方盟将威作为被告败诉,将面临着3413.6万元发行收益流出以及延期支付的利息收入(被起诉日期至实际给付之日)。

  判决书称,2015年12月以及2016年1月,江苏华利与盟将威分别签订联合投资合同以及联合投资合同补充协议一。这些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且合同签订后,双方累计完成投资2.25亿元,其中江苏华利投资1.25亿元,其有权按照联合投资合同的约定主张收益分配。

  按照联合投资合同约定,江苏华利拥有版权,盟将威负责发行。2016年6月30日,盟将威与江苏广播电视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电视节目播放权有偿许可合同》一份,约定节目价格为251万元/集,江苏广电集团在2016年8月17日已付给盟将威8032万元。

  判决书称,根据联合投资合同约定,对于上述收益,扣除盟将威15%的代理发行费后,江苏华利可主张分配的收益金额为3413.6万元【(8032-8032*15%)/2】。而盟将威以“2016年协议”为依据,认为不应向江苏华利分配江苏广电的部分发行收入,于法无据,不予采信。

  此前,对于这一主张最大争议为不二公司对江苏华利投资款认定。不二律师在公开庭审中曾主张,即使不按照双方变更后的协议约定分配收益,双方也应根据各投资人实际投资比例来分配。

  不二公司的辩护律师王力博早前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案件最大的争议是投资方江苏华利向这部剧投资了多少钱,其中又抽回了多少。之所以出现分歧是在于双方对资金用途认可不一。有些款项标注的是借款,我们认为就是借款,但对方认为是投资款。”

  在上述2.25亿投资款中,其中双方都认定的是来自盟将威的1.0025亿元,争议是江苏华利的1.25亿元款项。

  不二公司辩护律师在辩护中称,江苏华利在打款中抽走3900万元以及用电视剧预售款4150万元当作其回笼自有资金,据此不二律师称,华利实际支付资金不到3000万。

  不过法院判决认为,上述争议不二公司认定标准不统一,不予认可。

  在投资款项中双方认定的事实是:截至2016年9月18日,不二公司从江苏华利收到的投资款为2.08亿元(其中1.0025亿元为盟将威的款项),其中江苏华利以借款名义支付了1.78亿元,以军师联盟制作费名义支付了3000万元。

  既然大部分都是借款的形式打入剧组,为什么不二公司只认可盟将威的1.0025亿元,其他来自江苏华利的被标注借款的投资款却不被认可。法院因此最终认定,将上述以借款和制作费的名义打入的款项都算作投资款。

  这意味着,盟将威在2016年确认到母公司当代东方(000673.SZ)的军师联盟收入为8032万元,如果盟将威不上诉,执行判决的话,如今需要对2016年上市公司收入数据进行差错更正。 

  2016年,当代东方归属股东净利润1.77亿元,若进行差错更正,当代东方归属股东净利润将至少减少3413.6万元(不包括诉讼费以及延期支付的利息)。

  盟将威系2015年6月由当代东方出资11亿元收购而来,当时盟将威还获得当代东方5亿元的运营资金以及1.68亿元补充流动资金。盟将威对此需要完成业绩对赌,承诺2014-2016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5亿元、2亿元。

  而根据当代东方公告称,盟将威对赌三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完成业绩承诺。而徐佳暄已与2017年中旬卸任盟将威一切职务。 

  也就是说,原本完成业绩对赌的徐佳暄,或将因为盟将威在军师联盟发行收入变化,将完不成业绩对赌。(如若当代东方净利润2016年若要回吐《军师联盟》3413.6万元的发行收入,盟将威实际完成业绩将或低于当年承诺的2亿元。)

  实际上,徐佳暄业绩对赌如若失败,将受限于业绩补偿。当代东方年报披露称,如进行专项审核后,当期存在盟将威实际净利润数低于其净利润预测数情形的,则徐佳暄、杨德华及徐汉生(后两人为徐佳暄父母)应以现金方式就净利润差额对当代东方进行补偿。

  网易清流工作室致电当代东方监事会主席及媒体发言人李泽清,其称,目前尚未收到判决书,不便对外回复。

  “双面代理人”张坚

  在这起诉讼判决的关键,是法院对上述2016年协议的真实性认定以及江苏华利投资款多少的认定。

  不二公司在上述两方面的主要主张均未被采信。网易清流工作室向不二律师王力博求证不二在判决主张上最新打算时,被对方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掉电话,网易清流工作室发过去的短信截止发稿前也未回复。

  纵观这起利益暗铰的影视行业乱象,有个关键人物张坚,其为贯穿《军师联盟》剧组以及投资方的居间人。其既是不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也是电视剧的原总制片人,同时还曾担任过江苏华利的副总经理。

  2015年9月,吴秀波为承制该剧,专门成立公司,由当时担任江苏华利副总的张坚担任法定代表人。

  一个不合常规的做法是,鉴于张坚当时为江苏华利的副总,理应代表投资方江苏华利的利益,不二公司为什么选张坚作为不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二公司律师王力博回应称,主要是出于对张坚的信任,所以不二公司和剧组全权交予他来管理和负责,甚至不二公司和剧组的财务部人员全部都是张坚任命和安排。

  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获得信息显示,江苏华利与张坚早期曾签署一份双方在影视行业合作的约定义务和权利的备忘录,该备忘录第7条约定,张坚不得在外从事与影视剧的相关的业务,否则每发生一次,应承担500万元的违约金。

  张坚在不二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不二公司从事的是影视剧相关业务,是否违反上述约定?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的信息显示,张坚曾称去不二公司当法定代表人,是经江苏华利实际控制人同意的。

  “虽然是合作方,但是各有各的利益,张坚同时担任两个公司的高管,作为双方代理,是有利益冲突的。”不二公司的王力博律师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具体哪一个行为,他代表哪一方?尽管张坚为不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是因为前期签署协议,不二都是通过张坚与江苏华利进行的,先是不二这边和张坚协商,然后张坚再拿与江苏华利那边签字盖章。

  不二公司以此“张坚具有江苏华利表见代理人特征”,来主张被代理人江苏华利应对代理人的法律行为承担直接责任。 而江苏华利方面则称,其与张坚的关系早已破裂,张坚从担任不二公司法定代表人始就已经代表不二公司的利益。

  由于目前张坚已被刑事拘留,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上张坚。张坚的行为究竟是代表那一方的利益,成了一个谜。

  但是正也因此,张坚在投资方、制作方之间的“双重身份”为后期矛盾埋下隐患。在上述的“私刻公章协议”中,张坚称,私刻公章为江苏华利实际控制人授意下所做。而在2017年6月,江苏华利实际控制人控股的霍尔果斯华利与不二公司签署的两份关于不二公司负责全球代理协议,约定华利授权不二公司对《军师联盟》全球独家代理发行,不二公司将发行收入的50%支配给霍尔果斯华利。

  这两份协议则为不二公司所不认可,不二公司方面在此次庭审中称,上述协议为虚假协议。并引述张坚在接受公安局调查笔录称,这两份代理协议的签订源于双方利益需求的临时结盟。

  “当时信中利投资集团正在筹备并购霍尔果斯华利,华利也急于在包头商业银行获取信贷,要求张坚签署这份协议来帮助江苏华利做业绩,而不二公司当时也急于从华利那里获取关于《军师联盟》第二部网络独家首轮播出的授权,双方遂签订了上述两份协议,并约定事后解除协议。”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取的判决书称,这两款协议尾部有具体签署协议的事件、签字人,以及加盖的合同当事人的合同专用章,被予认可。

  张坚除了涉及诉讼双方之间协议的关键人,张坚在剧组财务上的资金往来也有问题。王力博律师向网易清流工作时称,张坚利用职务侵吞公司的资产,将剧组的资金据为己用,有的是挥霍掉,有的是来买车或者其他用途等,具体事项根据公安最后侦查结果为定。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悉,2016年8月2日,2017年5月4日剧组先后向张坚汇款200万元、300万元,用来买车,但事后资金并未返还剧组,也未计入公司固定资产。同时张坚还在其他方面有数百万的资金去向存在问题。

  网易清流工作室将继续跟踪事件进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美

联美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站标签|配资热帖|最新精华|最新发表|最新回贴|门户管理|股票配资与期货配资门户导航  

GMT+8, 2018-10-19 08:43 , Processed in 1.20314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